設為主頁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

論文投稿明朝嚴法治吏的原因及其基本指導思想

明朝嚴法治吏給中國廉政建設的啟示
 

摘要
在中國封建社會史上,始終注意吏治,而以明朝最典型。“嚴法治吏”適應當時的社會現實情況,在穩定當時明朝社會秩序和懲治吏治腐敗方面發揮了積極的作用。當前中國正在加強廉政建設。鑒于此,我們分析和研究封建明朝“嚴法治吏”的方法和經驗,對于促進新時期的廉政建設將具有歷史借鑒意義。
關鍵詞   嚴法治吏  廉政  啟示
一、明朝嚴法治吏的原因及其基本指導思想:
在中國封建社會后期,社會經濟有了很大的發展,東南沿海地區開始出現資本主義經濟關系的萌芽,傳統封建的生產方式已走到了盡頭,成為社全生產力進一步發展的桎梏,同時也出現了很多前所未有的社會問題。統治者采取的對策是強化君主專制中央集權,更加注重采用法律武器作為鞏固其統治的主要工具。中國封建社會后期統治集團大多出自社會底層,對于元末吏治腐敗,社會秩序混亂的情況有切實感受,強調用重刑維護統治集內部的紀律與統一。朱元平璋自稱:“昔在民間時,見州縣官吏多不恤民,往往貪財好色,飲酒廢事,凡民間疾苦,視之漠然,心實怒之”。為防止貪官污吏橫行,確立了“重典治吏”的法制指導思想。
由于受儒家人治指導思想的影響,人治重于治法。自從兩漢確立以儒家思想為主的法制指導思想以后,封建統治者便強調對人的教化,德主刑輔,禮法結合一直是中國傳統的法制指導思想,但明初統治者的側重點在于使用法律手段進行教化。這樣強調嚴法治吏也是順理成章的。
二、 明朝嚴法治吏的經驗與啟示:
在中國封建社會的明朝,從官員的選拔、錄用到監督等法律制度已發展得相當完備。這些針對官吏的法律制度,其根本出發點是正確的,俗話說“官清民自安”,而事實也證明明朝封建統治者“重典治吏”的法律措施為維護社會穩定和促進經濟發展發揮了積極的作用。統治者執法也日趨嚴明。
在封建時代,一般情況下,執法的最大困難來自統治階級內部。封建統治者本來享有種種法律上的特權,但是,它的某些集團和個人由于剝削階級貪婪本性的驅使,不以享有法定特權為滿足,這種攫取法外特權的活動,構成了對封建法制的嚴重威脅。有頭腦、有眼光的封建統治者,它們懂得,“法之不行,始于貴近”要讓老百姓守法,首先要使貴族和官吏守法,因此特別注意限制和打擊攫取法外特權的活動。于是“嚴法治吏”便應運而生,從而促使官吏素質的提高。有利于維護封建統治和社會穩定。值得一提的是:盡管明朝執法嚴明,但是他的貪官污吏仍是朝殺暮犯,其原因主要是皇帝自己破壞法制,實行人治的政治體制,使法律制度無法得到滿意的貫徹,地方實行行政司法合一的傳統制度和“廠衛”干預司法等都是對封建法制的破壞。
時值今日,二十年改革開放給予我們某種引以為榮的自豪,但我們也不時會從各種媒介獲悉一些駭人聽聞的“官倒、貪污、行賄、受賄”等腐敗現象。不可不否認,舉國上下對中國社會吏治腐敗的體會是深刻的。廉政建設已引起國家的重視,特別是我們正處在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的關鍵時期,就更需要一個清正、廉潔、高效的政府組織系統,然而,目前中國的貪污腐敗現象的確令人擔憂,它已不再是極個別的現象,極個別干部,而是涉及到不同的行業,不同層次的國家官員。我國的政治和經濟發展要得以成功,就必須加強對國家官員的管理。我們不妨從以下幾個方面來考慮。
(一)廉政先治官,治官要從嚴。
在我國封建社會明朝建立的嚴密的官員監察制度配合當時的“重典治吏”的法制指導思想,對維護封建統治的穩定和防止官吏腐敗發揮了積極的作用。目前,黨和國家已經充分認識到腐敗現象的嚴重社會危害,并且肯定多數執政官員都是好的,同時我們也應該實事求是地講:“少數”兩字形容腐敗未必適用中國所有的地方,所以我們必須清醒地認識到反腐倡廉,任重道遠。為了維護安定團結的政治局面,保證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順利進行,對于危害社會特別是執政官員的貪污、腐敗現象我們必須加大懲戒力度,從嚴處罰?墒窃诂F實生活中,本來很多應該繩之以法的腐敗現象,卻被代之以黨內處分,行政處分。這無疑會助長貪污、腐敗分子的囂張氣焰,從而會進一步導致政權的軟化,各級官員會普遍不遵守交給他們的規章與指令,很難發揮法的威懾作用,如果我們反其道而行之使官員不敢輕易以身試法,并進一步促進官員嚴格自律,治其根本。中國封建明朝“嚴法治吏”強調一個“嚴”字,執法不嚴等于無法,中共十五大明確提出“依法治國”方略,而依法治國是要在全社會樹立起憲法和法律的尊嚴,使法具有權威性,推動全社會依法辦事,在當前依法治國的外部環境條件下,結合我國法制發展的歷史傳統,明朝“嚴法治吏”的法制指導思想可以在當前的“廉政建設”中借鑒利用,我們應該把明朝的“嚴法治吏”與當前推進的公務員制度有機的結合起來,對推進廉政建設發揮良好的作用。

(二)建立嚴格的官員錄用制度。
官員的本身素質如何,往往決定他本人的做事態度和工作成績。因此,選拔的官員應該是具備良好的素質,包括其思想道德素質和業務素質,當前的國家的公務員錄用制度改革為我們推進嚴格 的官員錄用制度提供良好的外部環境和法律保證,不可否認:當今社會存在著跑官、買官的現象,不是任人為賢,而是任人為錢。其結果勢必造成品行卑劣、素質低下的人混進官場,這樣的官員還能不腐敗嗎?在現實生活中的這種憑關系、憑錢財當官的也不乏其人。如果有足夠嚴格的任官制度,將這些魚目混珠的人排斥在官場之外,對于提高官員的整體素質,不是大有裨益嗎?官員的法律素質非常重要,如果執法者本身不具備法律素質,沒有法治觀念,根本談不上執法,更不用說嚴格執法了,自己不懂法,如何要求別人遵法、守法。但中國目前的社會狀況,特別是基層,由于種種歷史原因使得一些根本不懂法的人混進執法隊伍,對中國的法制建設造成極大的損害,也影響了執法隊伍的形象,所以提高執法者的法律素質非常重要,要逐漸凈化執法隊伍,對于通過培養可以提高的可以繼續錄用,反之要堅決淘汰,在這方面我們不妨借鑒同為華人執政的香港和新加坡政府。
(三)改革監督機關產生辦法,加強監督人員的管理。
每當人們看到一些觸目驚心的大貪污、受賄案,循私枉法案在給國家財產造成巨大損失時, 人們不禁要問:“不是有黨組織監督、職代會監督、人大監督嗎?難道都失靈了?”各種監督機構都有,問題不是嚴格執行監督職能,甚至根本就不監督,權力缺少了制約,沒有監督,為所欲為,能不腐? 有關監督部門及領導對某些應該監督的事情非但不批評教育,反而恣意縱容。更有甚者,對于群眾的舉報揭露不予理采,壓制、打擊報復,這怎么能夠起到監督的作用。監督主體若腐敗了,何以監督。而中國目前監督機關的產生似乎有一個不成文的“慣例”,從政府退下來的去人大或政協搞監督,甚至從人大再去政協,這種輪流坐莊的模式是無法實現相互制衡的,這方面在西方民主國家和我國的香港就有許多寶貴各經驗值得借鑒。要使監督機關發揮作用,必須提高監督者的監督意識,因為最后行使權利者還要依靠人來落實。監督主體能夠主動的行使監督職能,做到有錯必糾,違法必究,嚴格依法,這樣才能有效地制約貪污、腐敗現象的發生。
參考文獻
《明太祖實錄》卷十二
《中國法制史》(新編本)――葉孝信主編


TAG:論文投稿

在線客服

北京51651582
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香港68874318
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亚洲视频在线观看网站,伊人大香线蕉影院在线阅读,亚洲综合午夜一区二区三区,99爱视频在线播放